彭 澎
  在廣州不那麼亮麗的一季報中,也還是有一些亮點值得註意的,如服務業占GDP比重提高到66.6%,顯示中心城市功能的提升;金融業增加值有所提高,對廣州短板發展力度加大有一定效果;汽車製造業增長幅度較大,體現了廣州第一大產業的貢獻度增強;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速度較快,反映了轉型升級的方向明確。更為重要的是,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工業用電量、固定資產投資、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餘額增速有逐月加快跡象,如果這形成為趨勢,則廣州經濟有可能走出“前低後高”的走勢。
  廣州經濟一季報與廣東省一樣,GDP增長不算太亮麗,讓人擔憂。與廣東省增長7.2%低於全國7.4%的水平一致,廣州市增長7.4%與全國平均水平持平。而廣州去年同期卻是難以置信的12.9%的增長,不僅高於全省的8.5%許多,而且可以與近期領漲全國的天津、重慶比肩!
  值得註意的是,2013年、2014年廣州的增長目標都確定為10%,而今年的目標卻是在去年實現增長11.6%的前提下制定的。
  導致增長下滑的原因是什麼?從有關數據來看,固定資產投資增長大幅下滑可能是最為關鍵的。一季度廣州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為10.7%,去年同期是25.4%,前年同期只有5%。去年同期增長中,不僅房地產開發大增3成多,而且工業投資增長41.1%,是2007年以來同期最高水平。這多少可以說明去年的高增長是怎麼得來的,但當時是要“跳起來摘桃子”,而跳起來後長期懸在半空中是不現實的。
  有意思的是,與去年同期相比,在拉動增長的“三駕馬車”中,廣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9.5%,去年是15.4%,也有較大幅度下滑,多少反映出消費低迷了許多,這也與許多餐飲酒店娛樂業以及高檔商品消費較為冷清的現實局面一致。反而是進出口較為樂觀。
  總之,基本可以判斷的是,固定資產投資下滑與高端消費不力是導致今年一季度廣州經濟增長不理想的主要原因。
  從今年廣州政府工作要求“穩增長、調結構、促轉型、惠民生、增後勁”來看,接下來“穩增長”將可能放在一個較為重要的位置上。前不久,李克強總理在博鰲強調“不會為經濟一時波動而採取短期的強刺激政策”,但他也說要把投資作為穩定經濟增長的關鍵。因此,廣州提出的二季度著力點是要通過堅定“2+3+11”平臺建設、抓好“兩個100”重點工作和項目落實、加快“三舊”改造項目進度、優化服務,向深化改革要增長要動力,全力以赴保增長,加快發展促轉型。或者說要“做優存量、做大增量”。這些措施都體現了一種重啟“保增長”政策的勢頭,比年初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穩增長”更看重“量的增長”。
  但從具體措施來看,也與廣州的定位和總體發展方向是切合的。如提出在金融服務、總部經濟、戰略性新興產業、製造業高端化、傳統商貿升級等領域取得新突破。同時,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還通過了《加快製造業轉型升級的實施方案》,提出為將廣州打造成全國領先的先進製造業基地,每年投40億元的戰略性主導產業發展資金,到2016年形成3000億至5000億元製造業集群2個。
  確實,在廣州不那麼亮麗的一季報中,也還是有一些亮點值得註意的,如服務業占GDP比重提高到66.6%,顯示中心城市功能的提升;金融業增加值有所提高,對廣州短板發展力度加大有一定效果;汽車製造業增長幅度較大,體現了廣州第一大產業的貢獻度增強;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速度較快,反映了轉型升級的方向明確。更為重要的是,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工業用電量、固定資產投資、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餘額增速有逐月加快跡象,如果這成為趨勢,則廣州經濟有可能走出“前低後高”的走勢。
  廣州與廣東一季度增長走低存在一定相關性。廣東是中國經濟的風向標,而廣州則可能是廣東經濟的風向標。廣東一季度增幅的下滑首要原因是外貿出口的下滑,而廣州的下滑則是固定資產投資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下降所致。問題是,廣州的發展必須放在全省發展的背景下來考慮。一季度粵東西北地區的製造業大項目發展上都有許多可觀的投入,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固定資產投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均高於珠三角。因此,廣州與全省在“保增長、調結構”中應該有所側重,才能實現均衡發展,併在提質增效的進程中攜手併進。
  (作者為南方民間智庫專家委員會副主席)  (原標題:廣州經濟有望出現前低後高走勢)
創作者介紹

撞車

cskwig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