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線回答全球網民13問,反駁奧巴馬監控改革觀點並給其國情咨文施壓
  斯諾登:我無法回國,因為難獲公正審判
  美國“棱鏡”項目揭秘者愛德華·斯諾登在北京時間24日凌晨4點在網上舉行直播問答會,與網友進行交流,以文字形式回答了網友的十餘個問題。這是去年6月曝光美國監控項目後,斯諾登的第二場在線問答。
  斯諾登稱,美國濫用監控毫無意義,他們以國家安全為由,卻並未阻止恐怖陰謀。他還表示,自己無法回國,因為難獲公正審判。
  央視分析稱,斯諾登選擇此時出來發聲可能有三個考量:第一,美國時間周五無論是電視節目還是電臺廣播都是收視的高峰,奧巴馬不久前宣佈了監控改革,而在一周後斯諾登做出回應,也是對奧巴馬觀點的反駁。此外,當天是美國政府獨立委員會關於“美國對國民的電話監控非法”的報告出爐的時刻,因此斯諾登這時出現更能放大自己的聲音。而更重要的是,28日奧巴馬將發表今年的美國國情咨文演說,演說將宣佈美國今年一年中將推動修改的憲法以及外交活動的重點,而斯諾登有給奧巴馬政府施壓的意圖。
  1.美國民主有可能從破壞中恢復嗎?
  斯諾登:是的,讓我們國家強大的,是我們的價值體系,而不是我們的政府機構或法律框架的短期形象。我們可以修正法律,限制政府機構的過度行為,並且追究那些對濫用項目負有責任的官員。
  2.國安局攻破高級加密信息耗時多久?
  斯諾登:適當增強加密還是有用的,但需要註意端點。如果有人能竊取你的密碼或明文,再強的密碼也難以奏效。當然,這也不意味著點對點加密沒用。強勁的端點安全與傳輸安全結合,人們就能在日常通訊中獲得更多信心。
  3.怎麼看奧巴馬的泄密者保護法案?
  斯諾登:該法案漏洞多,保護措施弱,且不為國家安全領域承包商提供保護。假如我向國會揭露這項監控項目,那麼他們就會以重罪對我提起訴訟。儘管這樣,我還是試圖把NSA(美國國安局)的那些監控項目講給身邊人聽,他們都表示震驚,可誰都不敢冒險曝光。顯然該法案需要進行廣泛改革,奧巴馬似乎也很同意這一點。
  4.奧巴馬上周講話的時機尷尬嗎?
  斯諾登:奧巴馬講話的時機“很有意思”。美國一直以反恐為旗號,加強監控,希望防範恐怖襲擊。但是根據聯邦獨立的隱私監督機構所發的聲明,目前沒有任何的直接證據可證明監控項目為反恐作出了貢獻。同時,美國法院此前也裁定監控項目違法,應該結束。
  5.盜取同事密碼時想過他們的隱私嗎?
  斯諾登:首先對提問人表達我的敬意,需要指出的是,路透社報道提出的這種(我盜取同事密碼和登錄信息的)說法,是錯誤的。我從來沒有盜取任何密碼,我也沒有(像外界所說的那樣)欺騙同事。
  6.你覺得安全機構權限多大才合適?
  斯諾登:間諜活動並不都是壞的。現在最大問題是新技術背景下無差別監控的出現,政府正投入巨資和人力進行沒必要且空前的項目,其目的是為了防範對少數人造成的可能威脅,而這些人數比每年在浴缸摔死和警察殺死的人還少。關鍵是,這些監控也沒讓我們覺得多安全。間諜問題也是一個全球性問題,美國應該在修正這方面起到領頭作用。在我看來,如果揭露美國監控項目於國家不利,於世界不利,那麼我一定會袖手旁觀。可事實並非如此,這已經違反了美國憲法。
  7.獨立調查報告認定NSA電話監聽違法有用嗎?
  斯諾登:美國獨立的聯邦隱私監督機構23日發佈238頁報告,認定NSA電話監控項目違法,應該停止。我認為,國會不應忽視這份報告,因為它說得很清楚,NSA現在的電話監聽項目沒必要。停止它將消除侵犯隱私權的擔憂,且不會過度妨礙政府。
  8.在什麼條件下你才會考慮回國?
  斯諾登:回美國,對美國政府、公眾和我自己來說都是最好方案。但很不幸,現在美國告密者保護法並不能保護我這樣的安全承包商雇員。
  這部一百年曆史的法律條文並不打算保護那些為公共利益努力的人,禁止他們為公共利益爭取權利。這是讓人沮喪的,同時意味著我得不到公平的審判,這也切斷了我回美國的希望。也許等到美國國會改革了告密者保護法後,屆時所有美國人,無論從事何種工作,都能獲得公平審判。
  9.厄瓜多爾領事因為你失業,怎麼看?
  斯諾登:他是個超級勇敢的人,他盡一切可能幫助了我這個素未謀面的人,維護了我的權利。他本可以置身事外,但他做了他認為正確的事情。這種面對困難也要貫徹內心責任的精神,是我們這個世界所缺少的。
  10.國際社會該怎樣應對監聽活動?
  斯諾登:首先國際社會應該展開合作,達成一些國際規範對監聽等間諜行為進行限制,像醫院和發電站等重要的生活設施不應該成為攻擊對象,這必須成為國際共識。
  此外,我們必須認識到通過國內法無法解決監控泛濫的問題,在非洲布隆迪的禁止法律無法適用於格陵蘭島。我們需要全球論壇、基金會來設置安全標準,通過科技而不是法律。確保一個國家通訊安全的最好方法是在全球範圍內進行保護,這意味著更好的標準,更好地進行研究。
  11.搜集大量數據的危害在哪兒?
  斯諾登:這種危害是雙重的,首先是當你得知自己被監視時就會改變行為方式,變得缺少自由。然後就是這種搜集同時也在記錄,這樣政府就可以隨時對你追溯調查,很可怕。當然數據的作用也不必誇大,但監控本身需要公眾作出決定,而不是少數人閉門決定。
  12.情報機構對你發出威脅,害怕嗎?
  斯諾登:我很擔憂,但原因不像你想的那樣。這種趨勢表明,美國官員開始習慣權威示人,公然向記者暗示憲法第五修正案(目的是防止政府權力濫用)過時了,而他們之前還要我們相信他們會遵守憲法。事實上,我感覺到有對生命進行直接威脅的因素,但我不懼怕,因為做正確的事意味著不後悔。
  13.監聽讓我們覺得不安全,同意嗎?
  斯諾登:我覺得NSA\CIA的特工都是好的,他們在做該做的事,你應該註意的是那些不負責任、授權監控的高級官員,是這些人違憲帶來了麻煩。現在總統也都覺得監控項目走得太遠了。
  據新華社、央視、央廣
  (原標題:斯諾登:我無法回國,因為難獲公正審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skwigm 的頭像
cskwigm

撞車

cskwig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